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以前,我是有過不少朋友的。 現在,我的內心是一片淒涼。 我不知道,到底是他們已經忘記了我,還是我拋棄了他們? 想小時,我們一塊長大,一塊做遊戲,如今,我們形同陌路。難道就是因為我有了一份吃皇糧的工作? 想少年,我們歡天喜地,談理想,談未來,那是何等的暢快。可如今,我們記憶存封,友情不在。難道就是因為所謂差別的自尊? 想青年,我關懷他們可以說無微不至,因為我總想我是哥哥。既然是哥哥,就得有個哥哥的樣子。可如今,弟弟忘記了哥哥是誰。一請不到,二請不來。難道就是怕花自己的幾個小錢? 想中年 ,想老年……我現在什麼都不敢想。我真的不知道,到我年老躺在椅子上靜想往事的時候,還有幾人能想起我。我可是從來都不願意虧待他們的。 我記得我看過《少年閏土》,那時候我很不解:閏土長大後為什麼叫他的小時好朋友魯迅為“老爺”,我現在終於明白,“老爺”是不存在了,可是,人還是有三、六、九等的。這就是現實。 人心隨緣吧。且讓它就隨緣聚緣散。有些東西本來就無法強求。該忘記的就讓它忘記吧,這正如我路過的人。 我的內心是一片淒涼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近日,到漢壽一中上交通安全課,學校將該校高一(8)班周思儀同學的《花蕾凋零在深秋裡》推薦給我。讀罷,淚如泉湧,悲傷不已,感慨萬千,心情異常沉重。遂全文實錄,以酲世人:“還這世界一片安寧。” 所有美好的東西都源於對生命的尊重與依托。生命是享有一切權利的基礎,沒有生命哪來世界的精彩與婀娜;沒有生命又談何理想與拚搏。 在我的記憶深處一直珍藏著一段心酸的往事,每每回想起它都讓我淚流滿面。和其他同齡人一樣,我們都經歷了懵懂且純真的童年,十二歲的我們猶如含苞待放的花蕾滿眼看世界,到處是新奇和憧憬。 她,王思怡,我的初中新同學——一個大人們眼中的“乖乖女”,與我相遇、相識了。她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文靜、秀麗、勤儉、刻苦,老師、同學都很喜歡她,我和她也很快地成了生活中的好朋友、學習上的好對手。我們經常在一起討論問題,共同尋找好的學習方法。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,我們的友情也在一天天加深。第一學期期中考試成績公佈,她便以總分第三、外語單科第一的成績初露鋒芒,令我刮目相看。她卻很遺憾:“這次雖然我盡力了,但與我的理想還存在著很大的差距,我一定會加倍努力,爭取下次考得更好一點。”她淡淡的幾句話,讓我不由然地心生敬意。 然而,生命跟她開了個太大的玩笑,讓她的理想頃刻間化為泡影,也成為了我心中永遠的痛。 深秋的某一天,像往常一樣在放學回家的途中,踏著暮色前行的她,在距離家門口不足200米的地方,被一場無情的車禍奪去了生命。 或許是上天的刻意安排,那天的夕陽分外的紅,那天的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外套顯得格外的美。臨分手的時候我還清楚地記得她跟我說:“明天早晨我們還在老地方等,一起上學去。”我在回應她的時候還看了她一眼,這是我對於她來說最值得珍惜和回憶的一眼,她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,她的笑容是那樣的燦爛,那樣的甜美。就因為那醉駕男人的無知,讓一朵美麗的花兒瞬間凋落,讓這甜甜的笑容永遠定格在深秋裡。車禍後,躺在血泊中的她唯一說過的一句話是:“我要回家,我要爸爸媽媽。” 在得知不幸的消息匆匆趕去看望她時,她平靜地躺著,從她在離去之後還未合上的眼睛裡,我彷彿讀懂了什麼:“我真的不想走!我還要讀書,我還要實現我的理想……”近在咫尺,卻再也聽不到爸爸媽媽最深情地呼喚。 那一刻,我淚如雨下。 在不經意中,我擁有了一個難得的知心朋友,又在不經意中失去了她。我沒有去為她送行,因為我實在害怕見到她走了之後還睜大的雙眼:那眼神好空洞、好無助,充滿著對生的渴望與絕望,讓我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現實是如此的殘酷。但我悄悄地在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為她保留著一片靜地,在孤獨的時候想起她;在失落的時候念著她。 這猛如虎的車禍啊!你何時能還這世界一片安寧。